pt老虎机

欢迎您,游客:219031270!

25 1
浏览 回复
苏埠,您还有多少经典传奇让我梦回故里?(九)
  • 67 主题
  • 26 帖子
  • 1825 积分
新手上路
楼主

苏埠,您还有多少经典传奇让我梦回故里?(九)

文字编写:太极
图片拍摄:太极
2018.125

苏埠古镇,经历了多少个世纪的岁月洗礼、风雨侵蚀,我不知道,每当我踏入老街,就会有一种风蚀残年、断垣残壁的感慨。
新与旧的混合建筑体,杂乱无章,遍布古镇的大街小巷;古朴典雅的青砖灰瓦、木柱椽樑,在狂风中相互支撑,在雨雪中相互帮扶,摇摇欲坠的架势,岌岌可危的身姿,着实令人心酸。几处街面,依稀保留着一些鹅卵石和青石条,在愤怒中锃亮发指,在世态中静候思忖,清静无为,道心方见。
一、苏埠张凤藻铁匠店的故事
苏埠老街,流淌着苏埠人果敢正义的血脉,怀揣着正能量的经典传奇,一直荡漾在苏埠老百姓的心坎里,并广为传颂成为佳话。
在靠近苏埠老太平街的西边,张凤藻老铁匠店的旧址超然显目。三间清灰色瓦房,白色墙体,完整无暇,褐色门板,红漆门联,铜色字体,让人清新脱俗、耳目一新。
张凤藻铁匠店,创建于公元一九二六年,系其长子张鸣山率弟鸣泉、鸣和执掌红炉,大兴其业。由于技艺精湛,产品优良而名闻遐迩。一九五四年参加苏埠农具铁业社。张氏后裔与2003年重修以志纪念。
“红炉炼日月,铁锤锻乾坤” 这幅铜字对联,是张凤藻的长孙张永发亲手绘制而成,整幅对联字体俊秀,苍劲有力,笔法有道,炉火纯青,让人回味遐迩。
张永发,堪称苏埠镇教育界的长辈。解放初,任苏埠镇第一小学教导主任,之后,调入苏埠镇镇中担任校长,现已退休。老先生今年九十有余,步履如风,身体硬朗,博览全书,文笔滔滔,闲暇时,常参与健身运动。老先生一身正气,德才兼备,为人师表,深得人们敬重。
当年,也就在这间铁匠店里,经历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令人感动的真实故事。
早年的张凤藻,不仅从事铁匠铺的经营买卖,同时还经营苏埠埠头上的摆渡生意。当年张家摆渡船只有二艘,一艘旧的一艘新的。
一九三八年,日本鬼子进攻武汉期间,苏埠就成了日本鬼子的必经之路,也就是说,日本鬼子从苏埠的老淠河渡船过去,跨过湖北再到武汉。为了阻断日本鬼子的去路,为了不充当日本人的汉奸傀儡,张凤藻忍疼割爱,将二艘渡船自行销毁,旧的解断缆绳顺水漂流,新的就地人为毁坏,沉于石板冲西壶嘴、伍家坡骆家祠堂附近,为的就是阻断敌人的前行,避免为日本人卖命。
这两艘渡船,是张凤藻用一辈子心血精心打造的,一念之间,眼看着就付之东流,着实让张凤藻心疼难忍,时间不久就卧床不起,大病了一场。儿子张鸣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于是就对父亲许下诺言,说等打败了日本鬼子,自己一定在老淠河,建一艘最大的船只,以满足父亲的愿望。
一九四五年,日本鬼子投降后。张鸣山为兑现当年的承诺,花重金建造了一艘标准排水量50吨,满载排水量80多吨的大船,用于老淠河摆渡。
建国以后,张鸣山就把这艘船无偿地捐给了六安水运社。这艘船,按当时的估价应该在4600多元。其实,当时的张永发在苏一校教书期间,工资也只有7元钱。
”一腔热血献祖国,赤胆忠心为人民”,这就是张氏家族几代人的夙愿的真实写照。
如今,身居在六安市金安区的老中医张宝发(张琼林),虽年过九十,但宝刀未老,依然扎根于皋城大地,救死扶伤,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。
目前,张琼林在金安区创建的”金安新华中医院”,凭借精湛的医术,天使般的爱心,营造了一方百姓的幸福安康,着实令人敬仰。
一九三二年,徐向前元帅率领红军来到了苏家埠,在四十八天困坝子期间,张鸣山为了献出自己的一片赤诚,也就在这个铁匠店,连夜为红军战士编织了56付马掌,送给红军战士,以表自己一点心意。红军战士遵守革命纪律,面对56付马掌,特意写了一份24元大洋的欠条,硬要张鸣山拿着收留。
当年,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。一位来自霍山南岳庙的红军战士赵红洲,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,路过苏埠时一不省人事,没想到被张鸣山碰见救了下来,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,张鸣山就把赵红洲安顿在铁匠店的最里面,一直静养了一个月另三天。
在这期间,张鸣山经常趁夜间去请医生。当时的苏埠,有一位回族的白医生为人厚道,且与张鸣山交往挺深。张鸣山趁别人处于睡梦状态,就悄悄把白医生请来,为赵红洲看病换药。张永发当时虽然年少,但在闲暇之余,也经常为赵红洲端水拿药。等到赵红洲伤愈之后,张鸣山亲自将他送归部队。到了霍山南岳庙,张鸣山方才得知赵红洲为一红军干部。事后,为感谢张鸣山救命之恩,赵红洲特意派人送了三百块大洋到张氏铁匠店。张鸣山得知后,吃惊不小,赶紧把三百块大洋装在粪桶底下,然后再把桶里面装上污秽物,连夜赶往霍山,如数奉还,分文未收。
在赵红洲养伤期间,张永发与赵红洲接触频繁,受赵红洲革命思想的点燃,张永发这时才懂得了,红军战士就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的好人。赵红洲并谆谆告诫张永发,今后要多读书,将来要为全人类作出贡献。
受赵红洲的影响,张永发之后就去南京求学,就读于“南京建国法商学院”,在学校期间,并担任学生会主席。放假期间,张永发也多次为红军送信送情报。
文革期间,由于“南京建国法商学院”的校长是陈果夫和陈立夫,是国民党所管制的学校,结果张永发也深受牵连。
再次踏入太平街,徜徉于古朴的街道,凝视着张凤藻的铁匠店旧址,怎能不让我倍感亲切、流连忘返呢?
你听,铁锤震震,锻乾坤挪移;你看,红炉熊熊,炼日月娇贵。在这一刻,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战火与热血年代,老街,你怎能不让我梦回故里?
二、“聚古龙泉”的传说
苏南村前进组有一眼古井,井台旁的石柱上“聚古龙泉”四个字,至今清晰可见。
传说北宋时,这里居住着南姓家族,他们从洛阳迁徙而来,选择三拐塘、张老坎一带定居。南姓家族在繁衍生息,经历了十几代,逐渐形成了“南家套子”。
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登基后,派刘伯温到全国各地查看风水,如发现有王气之地随即破坏其地脉,以防再出真龙天子夺其江山。
刘伯温到了苏埠,发现了南姓住宅区,从黄莲寺龙蛋岗到苏南村西河嘴,分明是一条巨龙,正把头伸向淠河喝水,确实是块风水宝地,将来这里必出真龙天子。
于是,刘伯温心生一计,找来南姓族长,告诉他,这里是块卧龙之地,将来能出栋梁之才。但是现在卧龙的一只脚被黄莲寺压住,须用赶山鞭将此地与黄莲寺分开,再在中间打一眼井,取名为“聚古龙泉”,实则是在龙的心脏处打了一个洞,本已跃跃欲试的活龙被治死了。
为了找到这口“聚古龙泉”,我多次来到苏南村前进组,咨询多个老人,毫无收获。也就在前天中午,我出去散步,不知不觉中来到张家老坎下面,遇人就去打听,一位七十岁左右的精明强干的老人家,得知其事,提醒了我说,你要寻找的那口古井。可能叫“摇井”,因为从她来到这个地方,这口摇井就很有名,至少是年代已久,无人能够推测。
这样一讲,我感觉心头一亮,对,就是这口摇井。于是我顺着她指的方向,终于找到了这口传说中的“聚古龙泉”。
“聚古龙泉”,其实就在新“八一希望小学”道路对面南一点。刚要寻找,正好又遇到了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家。“聚古龙泉”就在她家菜地附近。这口古井从碑的石块看,年代确实很久了。可能是政府部门为了保护,碑文被两块石碑用铁丝扭到了一起,无法看见。遗憾的是,四周全成了垃圾堆。
老人家告诉我,说这口井很有灵气,从前正月里第一次来打水,必须要烧香祷告,否则会犯忌讳的,她亲眼见过两次,有人从摇井旁边经过,好好的摔坏了,之后烧香祷告之后,渐渐便好了起来。
她说她自己也有一次打水,心发慌难受,浑身出冷汗。回去之后心里就犯难起来,迷蒙中她仿佛听见耳边有人小声提醒说,你开年去打水要烧香,正月十九、二月十九同样要去烧香。醒来之后,她自己祷告一番,然后按照祷告的时间,按时烧香,结果自己真的好了,再没犯心发慌的毛病了!
我听后为之一振,难道这口“聚古龙泉”真的如此神奇不成?讲归讲说归说,我想只有当地的百姓才有发言权,还是交给他们去理论吧!
至少,这口古井保留至今完好无损,还拥有着如此的传奇色彩,也就不足为惊奇了!不是吗?

  • 67 主题
  • 26 帖子
  • 1825 积分
新手上路
沙发

原文:张永发,堪称苏埠镇教育界的长辈。解放初,任苏埠镇第一小学教导主任。更正为:张永发,堪称苏埠镇教育界的长辈。解放初,任苏埠镇第一小学第一任校长。特此说明。

快速回复 
游客:219031270
正文* 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pt老虎机
验证码* 换一个
勾选显示真实姓名(如不勾选,默认会员用户名发帖或跟帖)
主办:六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| 承办:六安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
皖ICP备 05000057 号 技术支持: